数学考15分的钱锺书出道计算机题 这些人研究了牌友联盟

2019-11-18 admin

  “对新事物的抗拒是历史上常有的现象

  抗拒新事物到头来的失败

  也是历史常给人的教训。”

  为了钱锺书的“数字梦”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鲍安琪

  发于2019.11.18总第924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在因涉嫌“贪污罪”取保候审的五年中,栾贵明常常想起钱锺书1985年夏给他的那封信。

  在信中,钱锺书告诫他,项目做好了,很多人会高兴,也有很多人会生气,他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。钱锺书还要他十年之后再来看这封信。

  出事时,时间刚好将近十年。

  这个项目即“中国古典文献数据库”,现在叫“中国古典数字工程”。从1984年钱锺书布置这个任务,35年过去,栾贵明和稍后加入的田奕只干了这一件事,一直到今天。

  由于资金缺乏,公司不断往西搬迁。现在的“扫叶”公司位于北京西南五环外房山区一处名为“扫叶园”的平房院落。“扫叶”之名源于一句行内话:校书如扫落叶。

  田奕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截至目前,已完成从太古时期到北宋之前中国古典文献的录入梳理工作,共计十亿多字。预计再过5年,可完成1912年之前主要文献典籍的数字化,工程总计15亿字。

  忘年交

  1964年9月一个周二的上午,在单位6号楼一楼大书库最后一排书架旁,栾贵明第一次见到了钱锺书。

  当时,栾贵明刚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毕业,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(简称“学部”,为中国社科院前身)文学研究所。出于大学时代萌生的对钱锺书的景仰,他一来便到处打听哪里可以见到钱锺书,得到钱锺书来单位都会到书库看书的“情报”。

  栾贵明记得,钱锺书当时看的是一部不引人注意的书《丛书集成》。他过去打招呼,简要地做了自我介绍。令他意外的是,钱对他的家世并不陌生。

  栾贵明是世家子弟,外公家曾有很多产业,包括颇有名气的北京双合盛啤酒厂,他上高中时就开始协助外婆打理家产。钱锺书认识他的舅舅、研究茅盾的王积贤。

  从那时起,栾贵明常帮钱锺书做一些琐事,如从所里借书、带信、取工资、报销医药费等,两人逐渐成了忘年交。

  1972年3月,钱锺书从河南“五七”干校回京后,开始写作《管锥编》。他对书籍的需求量很大,栾贵明用钢管和钢板焊了一辆车,为他运书。

  曾担任社科院副秘书长的杨润时说,当时京城世家子弟中有一批“玩家”,栾贵明身上就有这种“玩家”风范。他爱捣鼓半导体收音机、电视机等,虽然外观简陋,却可听可看;还自学成才,牌友联盟app斗牛,成为学部第一个持有国家颁发的证件的放映员。渐渐地,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学部,许多人都知道栾贵明是个爱“玩”且能“玩”出一些名堂的人。

  数学15分的人出的计算机题

  1982年,在胡乔木的力邀下,钱锺书出任社科院副院长,但条件是不分管行政工作,也不要办公室和工作人员。

  当时,钱锺书已开始《宋诗纪事》的研究。这是一部清代人整理的宋代诗集,他计划在其作者厉鹗的基础上修正补足,形成《宋诗纪事补正》。在他的指导下,栾贵明利用下班后的时间,进行具体编辑与整理。

  做了两年,栾贵明发现,这项工作需要做宋代3800多位诗人的补遗工作,工程量巨大。比如在一处发现了某一句诗,就要人工拿这句诗到这位作者的作品集里去查。作品少还好办,像陆游有一万多首诗,查找起来就很困难。钱锺书对工作的进展很不满意,时常说做得“太单薄”。栾贵明提出从所里增加两个人过来一起做,但被拒绝。

  1984年的一天,他去钱锺书家时,钱锺书告诉他,给他找了一个“好工具”:计算机。他问,什么叫计算机?钱锺书把女儿钱瑗叫了过来,钱瑗开玩笑地说:“什么机密都透露给别人。”

  原来,钱瑗不久前才从英国做访问学者回国,有次向钱锺书提起,英国学者在用计算机辅助研究莎士比亚戏剧。这让钱锺书想到,中国也可以用计算机来研究古籍。

  他让栾贵明放下手边的工作,先研究计算机,还当场拿出8000元交给他。当时钱锺书每月工资为365元,杨绛的工资稍少一些。

  栾贵明说,钱锺书跟他说的事,在他那里从不过夜。他从钱锺书位于北京西三环南沙沟的家出来,就骑车沿着三环一路寻找哪里有计算机卖。

  也巧了,骑到东三环,在人民日报社附近的路口,他看到保定计算机厂正在举办一个小规模的计算机展销会,就进去细问了半天,并留下了联系方式。当晚他到家时,厂家的推销人员已经坐在他家楼梯上等着了。

  双方达成协议,计算机可以先免费试用。那时还没有PC机,这是一台苹果机,硬盘只有10兆,售价五六万元,就放在他家里。

  栾贵明向钱锺书报告借到了计算机,并把8000元还了回去。他把计算机说明书给钱锺书看,钱锺书嫌中文翻译得不好,直接读的英文原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