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边“爆雷”那边“上市” 长租公寓没有那么美牌友联盟

2019-11-18 admin

  原标题:这厢“爆雷”那厢“上市”,房东“换锁”租客“出门” 长租公寓:住起来没有那么美

  本报记者杨绍功、潘晔、邓华宁、郑生竹

  “你们不就是二房东吗?靠不靠谱啊!”

  “你放心,你们租了,一年之内我们绝不可能倒的!”

  杭州的叶小姐至今仍记得,喔客公寓业务员8月份签约时给她打的包票。那时,总部在南京新城科技园的乐伽公寓,刚刚因经营不善宣告停业。杭州乐伽的部分烂尾租赁合同,还是由喔客公寓接盘处置的。

资料图:住宅楼。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

资料图:住宅楼。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

  然而,10月还没结束,从喔客只收到3个月租金的房东就找上门来。已给喔客付了半年房租的叶小姐,被告知:“不交房租就得搬走!”

  叶小姐一直担心的“二房东”,终究还是出事了,即使它还戴着“网络科技公司”的光环。由于喔客公寓的租客大多数都是年轻人,网上一下子就炸了锅。

  “交了3万5,才住了两个月……”叶小姐在微博上把自己的遭遇,吐槽给有同样经历的网友。这时,喔客的业务员已屏蔽了朋友圈,租客想截图保存证据,都来不及了。

  追溯喔客公寓出事的过程,租客们才发现,这类号称“绝不可能倒”的企业,原来竟是如此脆弱。

  8月接盘乐伽时,还给租客免了1-3个月的房租;10月初有传言“公司跑路”,企业随即公告称“未收到租金的业主,请耐心等待”;不到一周又表示:舆论发酵、恶意退租已经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;三天后,除了“万分抱歉”会“负责到底”的企业微博,一直没有解决方案。

  只留下房东和租客无人调处、形同水火……

  喔客公寓只是近年来长租公寓“爆雷”的一个缩影。据业内不完全统计,2017年2月以来,全国已经有近40家长租公寓出现严重问题,今年就已“爆雷”20多家,杭州成为长租公寓品牌“爆雷”重灾区。

  这些“阵亡”名单上的长租公寓,使数以万计的租客和房东蒙受数十亿经济损失,也给年轻租客群体造成生活困扰,大量遗留债务问题又衍生出复杂难解的社会矛盾。

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当前住房租赁市场基本没有准入门槛,部分企业以托管租赁方式开展长租公寓业务,为了获得资本支持,有的企业不惜通过租金贷、“高收低租”等模式跑马圈地、扩大规模,甚至挪用租金和押金从事其它投资。通过不断融资补血来维持扩张,已成为这个行业的公开秘密。

  相形之下,戏剧性的事情发生在刚刚过去的十月——至少有5家长租公寓企业因资金链断裂,又有至少两家长租公寓企业发布招股说明书,希望通过海外上市融资来填补资金链的缺口。

  偏离企业安全跑道,一心向“钱”看的长租公寓,前路在何方?

  “跑马圈地”,企业深陷资本游戏

  通过“高进低出”的高杠杆方式迅速扩大市场规模,不断做大流量以便从资本市场“圈钱”,就成了这类企业融资上市的捷径

  行业内第一次明确宣告破产,将矛盾公开化,并由政府介入组织合同纠纷调处的是乐伽公寓。8月7日,南京乐伽公司发布公告称,因经营不善无法归还欠款,并坦陈“高收低租”的经营模式存在严重缺陷。

  “乐伽要求租客一次至少支付半年以上的租金,很多人都一次交了半年、一年或者更久的租金。”租客董女士从2017年开始在乐伽租房。她交了半年租金才住了2个月,乐伽就爆雷了,剩下的租金都打了水漂。

  2016年成立的乐伽公司,在南京、合肥、西安、苏州、杭州、成都、重庆7个城市归集公寓4.5万间,其中南京就有1.5万间。如此数量惊人的控房量、遍布多个城市的网络,加上巨大的租金差,可见长租公寓行业潜藏着难以估量的集资规模。

  早在2017年,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“我爱我家”董事长谢勇就指出,长租公寓资金投入大、回收周期长,物业运营成本和人工费用不断提升,仅依靠租金差产生的盈利,难以满足自身发展的需求。向资本市场“借风起飞”,无疑是长租公寓企业做大规模的必然路径。

  南京工业大学房地产经济管理系主任吴翔华认为,如果按年收、按季付,杠杆率是四倍,按年收、按月付,杠杆率则可以放大到十倍以上。通过“高收低租”的高杠杆方式迅速扩大市场规模,不断做大流量以便从资本市场“圈钱”,就成了乐伽这类企业选择融资上市的捷径。

  然而,在金融去杠杆的大形势下,信托、基金对长租公寓项目非常谨慎。